一对武汉夫妻生死劫:丈夫蹭妻子病房氧气幸存,原以为熬不过那晚

“我住4床,3、5、6床都有人走了,噩梦啊。我回来之后发现多了好多白头发。”武汉新冠肺炎患者张小薇出院已一周。

吴海蓝和张小薇夫妇,互相搀扶着走出了疫情阴霾。

她和老公身体逐渐恢复,也重拾生活信心。

被死神纠缠的日子终于过去了。 

低调出院后的“高调”生活 

现在,每天睡到自然醒后,张小薇就躺在床上想做点什么好吃的。在医院躺了24天的她,2月6日出院,心情大好,身体恢复得很快,胃口也非常好。老公吴海蓝一直没住进医院,情况一度比她更为凶险,现在也早已解除隔离。

两人从“鬼门关”相互搀扶着走了出来,张小薇目前还在隔离期,他们的日常生活还隔着两层口罩。他们非常清楚,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已过去了。做美食、唱歌、在客厅打羽毛球……他们宅在家里,把生活过得丰富而阳光,和其他不敢下楼的邻居相比,他们的生活显得很“高调”。 

死里逃生的张小薇。

不久之前,他们一度以为自己再也回不来了,把女儿托付给了舅舅照顾。现在,只等隔离期结束,她们一家三口就能团圆。 

他们曾不愿回忆那段身心反复遭受摧残的日子。现在,一切都成过去,他们已能坦然面对。也有邻居偶尔提醒他们注意防护。“他们叫我还是注意一点,说我们这栋楼有病例,还不知道是哪一户。我不能告诉他们,就是我们,那样他们会更害怕。” 张小薇说。

张小薇从出院到现在,没有更新过微信朋友圈,里面没有任何有关自己患上新冠肺炎的信息。她的微信封面图是一个在阳光中起舞的女孩,配文“心若向阳,无畏悲伤”。头像下一行签名:“愿你走过人间坎坷岁月,仍能心无尘埃,温良慈悲。”

其实,头像和签名都是好几年前的。

噩梦始于业余合唱团汇演 

吴海蓝和张小薇是一对70后夫妇,有一个正在上大四的女儿。音乐,是他们一家三口的共同爱好。吴海蓝是职业音乐人,张小薇则喜欢唱歌和朗诵。夫妻俩平常在家,也会一起唱歌,吴海蓝喜欢用吉他伴奏。

丈夫吴海蓝是职业音乐人。

喜欢唱歌的张小薇参加了一个有60多人的业余合唱团,团员绝大多数都是喜欢唱歌的退休老人。每周二和周五下午,他们请老师来上课,年底会举行隆重的演出活动,自娱自乐。

1月4日和5日,又是年终演出的时间。这是元旦过后的第一个周末。60人的合唱团,在武汉黄陂区的一个山庄里,度过了欢乐的两天一夜。彼时,他们并不知道武汉已经出现了一种传染性非常强的病毒,他们到现在也不知道当初谁是第一个被病毒感染的人。

一切看似如常。高密度聚集性活动,合唱时的大量飞沫,恰恰是这种病毒传播的最好条件。噩梦就此开始。事后张小薇得知,合唱团里面共有十多位团友被感染新冠肺炎病毒,有3位已去世,1位下落不明。“联系不上的,估计也没有了,其他有的还在住院,有的也已经出院了。” 

头痛入院以为是重感冒 

从山庄参加完演出回来的张小薇,在起初的几天没有任何不适,只是想着做什么好吃的招待即将回家的女儿吴小小。

吴小小是武汉音乐学院大四学生。尽管一家人都在武汉,但吴小小一直住校。“一个月都经常见不到人”,张小薇说,1月8号,学校放寒假,吴小小打算回家。

原本想和女儿多说说话,可这个“长得好看的小懒虫”每天为找工作的事情忙得不亦乐乎,几乎每天都早出晚归。

1月11日,张小薇感到头疼,没有在意。第二天情况更严重,她想着忍忍或许就过去了。第三天,实在忍受不了,就到楼下的卫生院去打了一针。

张小薇觉得自己得了重感冒,按照原来的经验,买点药吃就过去了。这一次,她打完针之后,头痛更为厉害。

吴海蓝赶紧带她来到附近的武汉市中心医院,发热门诊已经有大量排队等候看病的患者。医务人员告诉她们,如果要在这里排队看病,估计要等四五个小时。

看着妻子痛苦的样子,吴海蓝让朋友帮忙联系了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就在他们等待挂号的时候,张小薇已经站不稳了。“我赶紧找了一个轮椅过来,直接办了住院。当时也没有床位了,临时加了一个床位在过道里面。”吴海蓝说,当天医院就要求张小薇验血、照肺部CT。

“我老婆住进医院一个小时之后,CT结果就出来了。医生悄悄和我说,肺部严重感染,需要隔离,叫我们家属就不要来了。”吴海蓝从医生的神情中看出了严重性,他怕妻子接受不了,就瞒下了,没有告诉她。

不知情的张小薇还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一张住院照片,感慨流感病毒之厉害,让她“实在是顶不住了” 。

妻子住院三天后老公发病 

此后,吴海蓝每天和妻子保持沟通,同时找各种理由搪塞不去看她。“因为没去看她,她很生气,两三天后就瞒不住了,知道自己要被隔离。”吴海蓝说,虽然妻子被隔离,实际上还是住在神经内科的双人病房,但只住了她一个人。 

此时,疫情在武汉迅速蔓延。从得知妻子患上传染病,吴海蓝开始对自己和女儿的身体状况保持高度警惕。但一切都晚了,就在妻子住院三天后,也即知道自己要被隔离的那天起,吴海蓝感到身体有些不适了。 

这一天是1月16日,有关传染病的消息已经在武汉渐渐流传开来。吴海蓝依然怀有侥幸心理,因为他的症状和妻子完全不一样,他没有头痛欲裂,仅是发烧。16日,39°!买药吃!17日,39.5°,高烧不退。 

一直保持锻炼的吴海蓝对身体非常自信,却对这个疾病缺乏认识。1月17日他参加了一场演出。1月18日回办公室上班,但戴上了口罩。高烧让他精神非常不好,中午1点他就回家了,此后状况迅速恶化,让他始料不及。

因为照顾妻子,吴海蓝也中招。

“18号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意识到必须要去医院了。但我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就在家里躺下休息,然后打车去医院。”吴海蓝说,在医院排队的人非常多,他挂了一个急诊,一直等到下午5点。

“排队的时候实在站不稳了,医生也看我情况不对,赶紧扶我到一个角落休息。几分钟后好像又缓过来了。但医生给我看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7点多。”吴海蓝说,虽然那时还没有核酸检验,但CT显示他双肺严重感染。

“医生告诉我,应该就是外面说的那个病。一下次给我开了5瓶药水给我打吊针。”吴海蓝说,等那些药水打完了,他的病情已经很重了。 

一罐救命的氧气

好不容易熬过一个晚上,第二天,1月19日上午,吴海蓝又去医院挂了一个门诊。医生开了两次打针的药水。早上打完针后,他已经感觉呼吸困难,等到打第二针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以后,输液室全都是在等候打针的人,他感觉呼吸更困难。

因为身体非常虚弱,为了节省体力,吴海蓝想到了一个办法,从医院开药之后到楼下不远的卫生院打针。他说,当时感染肺炎的人数和他病情的恶化一样,迅速增加。“我18号第一次到医院的时候,虽然门诊很多人,但输液室人不多,开了药马上就打针了,隔了一天,医院和卫生院突然就要排很久的队。”

20日,早上八点,他下楼去卫生院打针,人太多。他觉得体力不支,上楼休息了两个小时,还是很多人,他坚持挺过去了。这一天,吴海蓝得知,一个朋友因为得了这个病在两天前去世。

伤心和担忧让他的病情雪上加霜。

21日,吴海蓝觉得自己也要不行了,每一次呼吸都感到非常困难。当他独自躺在床上为每一次呼吸努力的时候,非常渴望床头能有一个按铃,在他快不行的时候,按一下会有人来抢救他。正在住院的妻子,也一直想办法帮他联系医院住院,但一直没有下文。吴海蓝很担心下一口气,自己会接不上来了,他请求妻子的主治医生让他回到妻子身边。

看到昔日在马拉松赛场上健步如飞的老公,几天时间就奄奄一息,张小薇心急如焚。120、12345、110……能想到的渠道都想过了,能求助的朋友都找过了,所有的医院都住不进去。

“我会不会死啊?”此前一直鼓励妻子的吴海蓝,先失去了信心。那一刻,他们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的气息,非常绝望。 

医生想了一个办法。给张小薇开了氧疗的治疗,“本来我是在隔离期,不能让家属进来的。他看到我那个样子就让我进来的,他说反正都这样了救一个是救,救两个也是救。”吴海蓝说,当天晚上,他就躺在妻子旁边的病床上,原以为熬不过那个晚上,却等来了天亮。而且他的症状明显减轻了一些,过了几个小时,烧也退了。

1月22日,医院给他们两夫妻做了核酸检测,吴海蓝非常严重,但显示为阴性,张小薇症状较轻,显示为阳性。张小薇的阳性结果,在意料之中。阴性则给了吴海蓝莫大的安慰,他不断给自己心理暗示:“那罐氧气已经把自己给治好了。” 

6位朋友相继去世

23日,缓过气来的吴海蓝回到家中,感受到死亡气息的他,知道患上这个病的凶险,此时妻子还躺在医院。他赶紧将女儿托付给孩子的舅舅照顾,并对孩子隐瞒了这一切。吴海蓝庆幸女儿每天早出晚归,庆幸女儿没有陪他们吃一顿饭,也庆幸女儿没来及陪他们说话。

尽管缓了过来,吴海蓝的身体依然极度虚弱。“得了这个病非常奇怪,嘴里会特别的咸。吃什么都觉得咸得张不开嘴,张开了又难以下咽的那种。”吴海蓝说,当时强迫自己喝粥、吃水果、吃巧克力保证基本能量需求。

可网上的消息让他有点乱,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病情会不会再度恶化。大年初一早上,他在网上看到一位医护人员去世的消息,这是他知道的第一个去世的医护人员,还是他和妻子的朋友。

“这位朋友是教授级的医生,酷爱音乐,一辈子的键盘手,在这之前我每天向朋友打听他的情况,他后来转入金银潭医院,我就觉得情况很不妙。果然大年初一去世了。我无法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为他难过,也害怕我自己的病情会恶化,担心老公病情在家里会再次恶化,老公在家里也哭得不行” 。

张小薇说,当时她和老公哭完了,两人继续相互安慰和鼓励。可刚刚鼓励完对方,心情稍微好一点,又听到另外一位朋友去世了,脆弱的信心瞬间再次崩塌。

“我们生病期间,一直都有朋友去世,第一个去世的朋友,14号曾在群里叫大家不要出门,说自己被隔离了,16号就去世了。我们都不敢相信。大年初一去世的医生是第二个。前前后后有6个朋友去世。有时候是我的好朋友去世,她就来安慰我,有时候是她的朋友去世了,我就去安慰她。有时候是我们共同的朋友。没有办法,你还是要去面对。”吴海蓝说。 

住院从来不敢关灯睡觉

幸运的是,吴海蓝的身体在反反复的情绪中悄悄好转。

“前三天我只能喝一点点稀饭,第三天我能喝两碗,第四天就想吃饭了,一周后我就想着我要去买菜,要做点肉来吃。”胃口的变化,让吴海蓝觉察到身体的变化,对康复也有了信心。

丈夫病情的好转,并未让张小薇显得更轻松,接下来的经历让她深刻体会到恐惧。

随着疫情的蔓延,确诊病例需要集中管理、集中治疗。在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神经内科住了10天的张小薇和另外一位77岁的老太太一起被转移到呼吸科住院部的同一间病房。

张小薇34床,老太太33床。 

她说,刚开始,轻症重症患者随机分配床位。她和老太太都属于轻症患者。“我们都是自己走下楼的,相对来说,情况很不错了。”但老太太的情况在她眼皮子底下迅速恶化,也没有他老公那么幸运。

“呼吸困难、越来越困难……第三天的时候我知道她肯定要不行了。我就看着她走了。在最后一刻,我不敢看。我闭着眼睛大哭,我非常害怕。”张小薇向护士提出要换房间,却被告知每间房都是一样的情况。“我说就在过道上不回去了,我要和你们在一起。”最后护士帮她找了一个没有氧气设备的房间,让她住了两晚。“护士都是一些小丫头,都挺好的,后来,她们告诉我33号床又来了一位病人,让我住回去,还嘱咐我不要和这个病人说之前的事情,担心她会害怕。” 

“我天天在心里祈祷说,这个新来的病人一定要好起来,一定要好起来,结果情况真的一天天好了。我们每天都相互鼓励。”张小薇说,这种对陌生人的鼓励是发自内心的。因为死亡的恐惧并没过去。 

“除夕、初一、初二那几天很多人走了。我34床,33、35、36床的都曾经有人走了,噩梦啊。”张小薇说,那种氛围给每个人都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力。

 “我们都不知道下一个会是谁,从来不敢关灯睡觉,大家几乎每天都在哭。”

发正能量歌曲给妻子打气

病房外,身体日益好转的吴海蓝也彻夜难眠,每当妻子情绪崩溃的时候就会给他打电话,他觉得语言已经难以有效鼓励和安慰。张小薇记得,在那期间,无论什么时间给老公打电话、发信息都是秒回,哪怕是凌晨三点。她知道老公也担心她。 

吴海蓝想为妻子唱歌,但唱不出来,于是找来以前家里一起唱歌的视频,发一些正能量的歌曲给妻子。 

“我第一次看到我们以前一起唱歌的视频,哭得不像个样子,我心想以前生活是这么的美好,现在是这个样子。”张小薇说,后来老公坚持让她经常看。“他是音乐专业人士,说你经常听这些东西,会高兴一些,会转移一下注意力。后来我每天听,确实会让我心情好很多。”

有一次看到老公发来的视频,张小薇发现虽然出院但病恹恹的老公忽然显得精神了很多。原来他自己在家给自己理了个发。“他每天都跟我说,要打扮漂亮一点。哪怕在住院的时候,也要把头发搞得干干净净的,哪怕是在住院,脸上不能看着就像个病人,弄得漂漂亮亮的,老天爷就不会收我们”。 

吴海蓝说,为了这个形象,他花了三天,一天弄一点。

女儿吴小小只知道爸爸身体不舒服,妈妈住院了。想妈妈了就打个电话,总是问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妈妈你快出院了吧。这对快要崩溃的张小薇来说,仿佛是一种心理暗示。“她好像从来没有怀疑我会离开她,从来没有怀疑过我会回不去。” 

吴海蓝说,女儿在妈妈住院期间,还把妈妈的微信头像上的猫咪P上了一个口罩。

出院那天带着大红袄子

“我每天都会问她的情况,还会问她吃了什么药。发现医生给她开的药慢慢地少了,我就知道她也熬过来了。”吴海蓝说。

2月6日,在病房里待了24天的张小薇出院。恰好在这一天,吴海蓝收到了居委会通知,14天的隔离期满,他不必再每天监测并上报体温。

经历了大起大落的夫妻二人,把日子过得更有滋味了。

这天是农历正月十三,按照传统没有过元宵就还是春节,他兴高采烈地从家里找到妻子那件红色袄子,到医院接妻子回家。他希望今后的日子,能够像这件袄子一样红红火火、顺顺利利。

张小薇说,刚出院的时候还是担心,因为这个病对大家来说都是陌生的。身边也有朋友出院了很长一段时间也没有完全恢复。

回家之后,远离了病房,她每天吃得好睡得香,只是发现自己多了很多白头发,“以前我不敢去回忆这些事,现在有老公在身边,一点也不怕了。”

张小薇说,回过头来看,平时的锻炼和良好的心态对康复确实太重要了。从阴霾中走出来张小薇,现在只等着14天的隔离期结束,就可以把口罩摘下来,接女儿回家。

吴海蓝说,他们夫妇能够从鬼门关里走出来,最关键的是医护人员的努力。“我们生病的时候,看到医生感觉放心很多,感觉像看到救星一样,他们就是天空中最亮的那一颗。现在,我觉得最亮的那一颗星,是一整片星空,他们是所有为此次抗疫而付出的人们。我相信这段日子很快就会过去。” 

 (文中张小薇、吴海蓝和吴小小均为化名)

友情链接:98彩票网  易购彩票网  m5彩票网  迅雷彩票网  鹿鼎彩票网  998彩票网  ba彩票网  鸿彩彩票网  状元彩票网  中天彩票网  73彩票网  728彩票网  天成彩票网  皇冠彩票网  千禧彩票网  金誉彩票网  鸿利彩票网  永恒彩票网  大智彩票网  云鼎彩票网  恒大彩票网  58彩票网  星游彩票网  金福彩票网  合一彩票网  纪元彩票网  k8彩票网  国民彩票网  麒麟彩票网  188彩票网  星光彩票网  四季彩票网  财富彩票网  聚发彩票网  优博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