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是切身感受到了什么叫不可抗力”
疫情冲击下的中国电影业

(本系列均为南方周末、南方人物周刊原创,限时免费阅读中)

2020年1月31日,《关于新冠疫情期间停止影视剧拍摄工作的通知》下发,冻结了正在拍摄的各类影视剧。导演李睿珺只好利用这段时间打磨剧本,有时去沙漠勘景。(受访者供图/图)

(本文首发于2020年2月13日《南方周末》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特刊“疫线报道”)

疫情之下,中国电影业正面临史无前例的冲击,影院门户紧闭,影视产业百工待举。受到冲击的,既有大企业、大明星,也包括抗风险能力较弱的行业基层群体——小制片公司、普通演员、文艺片导演、后期制作小工坊。

横店影视城临时演员琚二召已经在家赋闲二十多天。农历腊月二十五最后一次开工,之后随着疫情的暴发,他和很多“横漂演员”一样,工作停摆,生活节奏骤变。

疫情笼罩之下,横店影视城不得不在2020年1月25日关闭了景区,并在两天后叫停了拍摄业务,“即刻关闭辖区内拍摄场景,包括拍摄基地、外景拍摄基地、摄影棚等”。就在2019年12月,横店还对外宣布了“现有的摄影棚全部向剧组免费开放、同时再造200个摄影棚”的宏伟计划。随着影视城的关闭,这一计划暂时搁置,受到影响的除了在横店从事旅游和影视服务的5500名员工,还有大量像琚二召这样的“横漂”。

先于影视基地感受到疫情阴云的,来自整个电影产业的末梢神经——电影院。电影院的兴旺与否是整个电影产业的晴雨表。农历春节前夕,随着疫情的发展,几部春节档影片的上映计划被打乱。1月20日,《囧妈》首先宣布提档至1月24日(大年三十),《夺冠》《熊出没·狂野大陆》随后跟进。但事后证明,“提档”的挣扎在急转直下的疫情面前,显得有些徒劳。1月22日,“淘票票”“猫眼电影”等购票App推出预售退票政策,春节档已经岌岌可危。1月23日上午十点,武汉封城。及至午间,七部贺岁档电影全部公告撤档。随后,各地电影院也陆续关闭。

休克迅速从神经末梢向上游产业蔓延。1月31日,《关于新冠疫情期间停止影视剧拍摄工作的通知》

下发,正式冻结了正在拍摄的各类影视剧。之后,后期特效、营销、发行等各个环节,也在几天之内被“速冻”了起来。

春节档只有一部《囧妈》的线上播映,之后的情人节档也已经泡汤。清明档会好转吗?没有人知道电影院什么时候会重新开放。如果说2019年影视业的不景气延续了2018年的“寒冬”,那么2020年这场疫情下的影视业,俨然到了严寒中最难熬的时刻——尽管在表层的冰冻之下,也有很多电影人正在以各种方式努力“工作自救”。

2020年春节,导演李睿珺原计划在他的老家甘肃省高台县开拍新电影。因为疫情,拍摄计划搁浅了。(受访者供图/图)

制片人:不可控因素增多了,各方面的问题出来了

疫情大规模暴发前,制片人贺斌听到风声,说武汉那边好像出了“新非典”。贺斌当时还犹疑了一下“:不会吧,怎么会出‘非典’呢?”2003年“非典”暴发的时候,贺斌正在参加北京电影学院的艺考。当时整个中国电影市场尚处于起步阶段,十六年后,2019年全国电影总票房已经达到642.66亿元,全国银幕总数达到69787块,市场体量已不可同日而语。

但对电影业的打击,“新冠病毒”比“非典”来得猛烈。“以前合约里面都会有一条关于不可抗力的描述,之前基本上没怎么在意过,这次是切身感受到了什么叫不可抗力。”

贺斌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贺斌担任制片人的一部电影本来已经进入开拍前的筹备期,原定2月3日赴日二次勘景。但在1月30日,贺斌和投资方、监制、主创等达成共识,决定项目延期制作,取消了日本行程。日本方面的工作人员也不得不暂停了工作。

延期制作会带来损失,但贺斌说自己是“不幸中的万幸”。他知道有一个跨年拍摄的剧组,“大年初七左右原本应该重新集结开始拍,现在不知何时能再次启动,损失就挺大的。

像我们这个只是前期筹备阶段,往好的一面想,我们也能有更充分的时间去把项目准备得更完美吧。”

卡在一半的戏、延迟开机的戏,还有一些是已经完成但没法如期履约上映的戏。总之,所有的压力都来自时间。“拍摄计划和项目现在是乱的,因为不知道接下来该先做哪个后做哪个。如果我接后面这个,那前面这个怎么办?涉及很多合约、资金的问题。”另一位制片人孙江涛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时间成本增加后,一部电影的不确定性也随之增加。贺斌解释,电影在制作的过程中,一直都在解决一个问题——可控性,“时间周期一拉长,不可控因素就增多了,各方面的问题就出来了,比如演员的档期就需要重新谈”。

孙江涛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影片的前期制作资金成本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线下部分的成本,如置景、场地、设备租赁等硬性成本在延期之后不会造成太大损失;线上的成本,如艺人的片酬和档期、摄制组的安排反而是紧缺资源,需要重新协调,可能会产生资金占用问题。

“一部戏,它是分阶段筹备:筹备阶段、建筑阶段多少钱;拍摄当中,演员、艺人进组之前多少钱;拍摄一半,付给多少钱;整个杀青,剧组人员要解决多少钱。比如说,我下个月可能使用的资金比较多,资金也是按照下个月来筹备的。如果下个月停了,下下个月的时候这笔资金还在不在?还能不能用?”

除了来自拍摄的压力,制片人李康健压力更大,他的制作公司有二十多号人,还有房租,“我们和财务沟通过,最长可以撑半年。”2019年底的时候,李康健本来想着过年了,这一年员工很辛苦,就把所有员工的工资、奖金,包括底下的供应商的钱都结清了,想让大家今年都踏踏实实地过年。“结果刚到大年初一,就出来疫情的事。”尽管压力很大,李康健还是觉得对员工要有所保障,“现在叫他们出去找工作也不现实,而且大家都共事这么久了。

我们还是要咬牙挺过去。”

李康健和贺斌的妻子都是编剧,他们每天焦头烂额的时候,妻子却可以安静地在家工作——编剧也许是受疫情影响最小的影视工种。

李康健的妻子、编剧战宏目前手头有两个项目,一个是给别人写电视剧的剧本,一个是自己的电影项目。

“我有一个编剧团队,疫情一暴发,我们基本上都转成线上开会,没有再见面。其实还是挺麻烦的,因为打电话沟通大家要揣摩对方的语气,不是很顺畅。”她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但电影项目没办法这么干。这部电影是她和一位秦皇岛籍的导演合作,故事也发生在秦皇岛。如果要写这个剧本,就需要去秦皇岛采风勘景,“面对面讨论也非常重要”。这个项目就这样搁置了下来。

战宏在北京有一个小工作室,防控升级之后,在工作室工作变得很不方便,“进我们园区的人都要登记,量体温,园区的食堂也停了,要是点外卖得去两公里外取餐。”她这几天都在家工作。

《过春天》的编剧兼导演白雪是贺斌的妻子,她也开始了案头工作。她发了条朋友圈,预计下半年的剧本要井喷。“因为大家都憋在家里。我身边创作的朋友们,基本上也都没有停,大家可能会利用这个假期,更多地看电影、看书。在这个新年的变故中,有一些创作者会受到启发或者是刺激,我相信一定会有人写关于疫情的故事。”白雪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2月2日,白雪听说身边的朋友前往武汉拍摄纪录片了,“我也挺想去看看,但是就没有这个勇气,我觉得这个还是需要下很大的决心和面对很大风险。”

2月4日,是白雪复工第一天,她下班后开车回到小区,看到门口挂着欢庆春节的彩灯时,突然之间特别想落泪“,我就觉得这个事情对所有人,都会留下比较长久的记忆。”

电影院的兴旺与否是整个电影产业的晴雨表。2020年1月23日,随着春节档所有影片全部撤档,全国各地的电影院也陆续关闭。(东方IC/图)

拍摄:几乎每个演员都有延后的

合同对琚二召来说,往年的春节也并不是一个工作旺季。假期开工要三倍工资,“剧组一般都会把群演的戏安排在工作日。”琚二召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过了春节假期,工作就会忙起来,10小时90元。但今年春节后,琚二召要想想其它挣钱的门路了。他没有回河南老家,留在了横店。

琚二召的妻子在横店做微商,现在生意也不好做。琚二召在家闲着,一起守着微商,好歹有个着落。

琚二召认识的很多外地临演朋友,现在的生活很尴尬“,出不去,也进不来”。东阳市的社区和村镇之间都已经隔离了,出不去;高速也已经封了,外地车辆进不来。临演的生活积蓄本来就不多,停工几个月“,对大家影响很大”。琚二召的社区也封了,缺协管员,他想去村里做协管“,但我老婆不让,觉得太危险了,怕传染。”他说。

横店影视城在想办法减少损失。2月10日,横店影视文化产业集聚区管理办公室下发了《关于确保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影视企业(剧组)安全有序复工的指导意见》。明确表示,要确保影视企业(剧组)安全有序复工,复工时间原则上不得早于2月12日24时。指导意见中将复工分为三阶段,第一阶段可以复工的是本来在横店原地待命的一些摄制组。“是个好消息,但接到的活不会多。”琚二召说。下一阶段的复工定在何时,还是要看疫情的走向。

演员汪洋正月里也不开工,最开心的人是她爸妈。汪洋是青年女演员,平时在外地拍戏的时候最恋家,“早晚各一次和爸妈视频电话”,也经常回家,但没有像现在这样长时间待在家里。

影视从业者和其它行业不同,没有固定工资,计件吃饭,演员这个行当更是如此。1月20日,汪洋在深圳拍完年底最后一场戏,21日到广州,踏上了回浙江老家过年的航程。就在这一天,她收到经纪人的短信,又给她接了一个戏。汪洋和对方谈好条件改好合同,由经纪人发给了剧组。接下去的流程,本来是等剧组最终确认合同内容后,签完再寄回给汪洋。开机时间定在2月9日。

但这个流程正好卡在疫情的暴发点上。剧组延迟了开机日期,合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签下去,“大家都在等。”汪洋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导演李睿珺的处境和汪洋很像,他也被困在了老家。李睿珺的老家在甘肃省高台县,武汉封城令下来的时候,他正打算在老家的村子里拍一部新电影。

新电影的拍摄地就在高台附近的沙漠,故事是关于乡村里的两个人,两个被各自的家庭抛弃掉的人,他们试图建立自己新的家庭,开始新的生活。

高台县不是重疫区,当时整个张掖市也才两例确诊,但是当地政府相当重视,“整个的村子里面都是戴口罩的。去县城超市里买个东西,都要排队、登记、测体温。回到村子里,又要测体温、登记。”李睿珺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在这样的紧张环境下,剧组的各路人马都没办法去高台了。“外地人来了要隔离,县城的公交都停了,怎么去接人也是个问题。”

技术人员来不了,演员们更来不了。几乎每个演员身上都有延后的合同,每个合同都被往下顺延,“经济损失可能是巨大的,所有的演员的档期、合同都要重新弄,会带来巨大的工作量和麻烦。如果弄得不好,可能很多演员的档期就跟不上了,或者是有的工作人员的档期就过了,所以对一个剧组来说,是很致命的打击。”

到底会损失多少钱,现在李睿珺也没办法准确估计。“投资方也还没有上班,这个要大家坐下来讨论。”现在最花费精力的事情,是和剧组的各个人员沟通后续的安排,除此之外,就是“尽量做一些前期的工作”。有时候他会开着车,穿过家附近的草原,去另一片沙漠勘景;有时候他坐下来看剧本,把台词里的方言部分再琢磨琢磨。

疫情对所有导演都有影响,但对李睿珺这样的文艺片导演影响更大。

一方面,是资本退潮后,资方的选择更加谨慎“,2019年一年,很多资方资金上比较紧张,对剧本的考量肯定是希望你更加偏向所谓的市场化”。

另外一方面,很多公司将盈利前景寄希望于年轻观众,把剧本评估和策划交给没有经验的年轻人,导致很多题材剧本的浪费。“一些年轻的策划不一定有创作经验,有的可能连一次剧组都没有跟过,他不知道电影的生产规律是什么,他想当然给你判定是不是有市场。”谈到这个话题,李睿珺变得滔滔不绝。

“你连策划这一关都过不了,就谈不上投资的可能性。”

2020年2月10日,横店影视城下发指导意见,表示要确保影视企业(剧组)安全有序复工。(视觉中国/图)

电影院:预估损失六个月票房收入

摄制环节停了,后面一连串的工种势必都被波及。

张祎是一名电影调色师,她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本来她的公司在2020年有个大计划,在5月建成自己的调色棚。然而现在不管是拍电影的“大活”,还是拍广告的“小活”,“都挺不乐观的”。

电影营销行业的损失也很大。近年来电影片方的营销经费很大一部分转向了自媒体,养活了一批电影微信公众号,它们是自媒体营销的主力。阿厦是一家小型公众号自媒体的创办人,他的微信公众号日常阅读量在1万左右,“只养了一个编辑。”阿厦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对电影类的营销公众号来说,新片就是活水源头。新片上映,片方的营销经费拨下来,各类广告商、营销号都能分一杯羹。没了新片,就是断了活水,只能“写老片,写外国片子,阅读量甚至比以前提高了,但没用”。阿厦向南方周末记者算了一笔账:“我们降低活跃度,一天就一条,一篇稿子,按平均500元算,一个月就要15000吧,加上助理费、编辑费,一个月就是25000。电影院要是半年不开,就要垫15万。”

阿厦也在试着转型,最近的一篇推送,他开始卖网课。

没有新片上映,影院的账本更加难看。薄亮是杭州某院线旗下一家影院的经理,这家院线在杭州有五家影院,员工有六七十人。影院停工之后,工资照常发,每天派一个员工去影院开一下放映机,“因为放映机有一个充电板,需要开一下,不然电板没电了,营业的时候就开不了了。”薄亮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1月23日停业,院线内部会议初步按照4月1日开业的预案来走流程,“这个开业时间是我们暂时定的,还要看后续疫情发展。”支出除了员工工资,就是商场租金,薄亮所在的商场租金一个月100万,包含物业费,“按照这个状况完全承受不了”,薄亮说。

商场方面也有过减租的承诺。

有一个商场说要给减半个月租金,另一个商场说“减商场本身停业期间的租金”。在薄亮看来,这些减租的力度无疑是杯水车薪,“而且都还没有具体的落实措施”。

除了这些大头的开支,还有一些损失也无法挽回了:“春节卖品备货大概有18万,这些货的保质期只有3个月,像可乐糖浆、NFC鲜榨果汁,保质期都很短的。还有保洁是外包的,3万一个月的费用,保洁公司也不能因为你停业了,这个钱就不收了。”薄亮作为经理,每天想着要怎样才能省更多钱。

就算真的在4月1日开业,人气能立刻回来吗?电影院不像餐饮,餐饮是刚需,还有外卖可以补回来一点,影院的人气靠的是大众的信心。“不去看电影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吧?影院重新开了,大家一开始还是会小心为妙。所以我们之前做的预估至少有六个月会受到重创,不可能因为我营业了就马上有人来。”按照2019年的票房总额估计,六个月的票房损失,可能会超过300亿。

疫情是否会造成影视资本的进一步撤离?制片人贺斌认为,资本仍然在观望阶段。“一般来说,影视资本由专业资本和其他各种游资组成。游资更多的可能是跟投可预期的利润率非常高的项目,这次疫情后,影视资本市场应该会再次洗牌。”

2020年,电影春节档票房惨淡,大年初一全国票房总额仅有181万,甚至不如任何一个平常放映日的零头。

“我不是站在一个观众的角度想看某个电影,而是出于对行业的期盼。”白雪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整个电影行业,这次比较受打击的就是院线,它们什么时候能够再运转起来,对大家都是好的方向。”

(应受访者要求,李康健、阿厦为化名)

友情链接:98彩票网  易购彩票网  m5彩票网  迅雷彩票网  鹿鼎彩票网  998彩票网  ba彩票网  鸿彩彩票网  状元彩票网  中天彩票网  73彩票网  728彩票网  天成彩票网  皇冠彩票网  千禧彩票网  金誉彩票网  鸿利彩票网  永恒彩票网  大智彩票网  云鼎彩票网  恒大彩票网  58彩票网  星游彩票网  金福彩票网  合一彩票网  纪元彩票网  k8彩票网  国民彩票网  麒麟彩票网  188彩票网  星光彩票网  四季彩票网  财富彩票网  聚发彩票网  优博彩票网